应用工具
资讯
>新闻>美女>《新疆图志》通志局本与东方学会本探析

《新疆图志》通志局本与东方学会本探析

用手机阅读
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
收藏文章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2019-3-16 20:43:30来源:天天逛街网类型:编译编辑:秦惠公

摘要:《新疆图志》是一部清末官修省志,详细记述了新疆的历史地理、人物风情等情况,有较高的学术价值。《新疆图志》版本较多,本文主要论述了通志局本和东方学会本的版本信息和印行情况,详细介绍了这两种版本的现存状况和具体信息,考察了它们印行的某些具体细节,指出通志局本有117册本和64册本两个版本。此外,本文还探讨了通志局本和东方学会本之间的差异。

关键词:《新疆图志》 通志局本 东方学会本 版本信息

《新疆图志》是一部清末官修省志,较为全面地记述了新疆的历史地理、典章制度、民族、礼俗、物产、人物等情况,对其进行研究,有助于梳理新疆地方文献,了解新疆的历史文化,民族宗教,透过复杂的历史现象探析众多社会问题的根源,为新疆建设提供鉴戒。《新疆图志》纂于清末,时代虽然较近,但版本复杂,探讨各版本之间的关系,对研究《新疆图志》的纂修、内容、流传及影响有重要意义。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王树枏出任新疆布政使,“慨然念先朝沐櫛之劳,文治武功,历时愈远愈益湮没坠失,无可征信。” 决定纂修《新疆图志》,创设新疆通志局,网罗人才,聘请宋伯鲁、裴景福、王学曾、朱清华等人参与其事。王树枏主持《新疆图志》编纂事宜,并亲自撰写十余种分志,宣统三年(1911年)五月,他因故离开新疆,由王学曾主持新疆通志局工作。由于袁大化时任新疆巡抚,《新疆图志》每种分志完稿后呈其鉴定,由他撰写序言一篇,冠于篇首,然后印行。至宣统三年(1911年)年底,《新疆图志》全部完稿,共116卷,29种分志。

《新疆图志》修成后即由新疆官书局刊行,这个版本被称作通志局本;1923年东方学会聘请罗振玉、王国维等人对通志局本进行校订,由天津爱博印书局印行,是为东方学会本。在《新疆图志》版本中,通志局本与东方学会本流传较广,通志局本是初刊本,东方学会本是校订本,二者存在一定差异。本文主要探讨通志局本与东方学会本的版本信息、印行、异同等问题。

一、通志局本版本信息与印行考略

通志局本是《新疆图志》的初印本,宣统三年(1911年)刊行于新疆乌鲁木齐,雠校不精,讹误较多,但它的印行为当时学者了解新疆历史文化提供了详实资料,促进了人们对新疆问题的关注和认识。关于这个版本的印刷、流传情况,目前学术界尚未进行深入探讨,本文钩稽相关资料,对通志局本的版本、流传、讹误类型等问题进行研究。

1、通志局本版本信息

通志局本《新疆图志》现存的数量较多。由于资料缺乏,这个版本当时共印多少部,已无从考察,《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了43家收藏单位,即:

北京图书馆、首都图书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图书馆、民族文化宫图书馆、中央党校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上海大学图书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辞书出版社图书馆、天津图书馆、石家庄图书馆、山西图书馆、内蒙古图书馆、内蒙古师范大学图书馆、辽宁图书馆、吉林市图书馆、黑龙江图书馆、西北大学图书馆、甘肃图书馆、甘肃博物馆、新疆图书馆、新疆大学图书馆、新疆博物馆、南京图书馆、南京大学图书馆、中科院南京地理研究所、镇江图书馆、浙江图书馆、天一阁、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厦门图书馆、河南师范大学图书馆、湖北图书馆、湖南图书馆、广东图书馆、华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广西图书馆、四川图书馆、重庆图书馆、北碚图书馆、云南图书馆。

这个统计不是现存通志局本的全部数量。《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了全国“三十个省、市、自治区的一百九十个公共、科研、大专院校图书馆、博物馆、文史馆、档案馆等所收藏的地方志”,但并没有囊括所有的收藏单位,一是由于各种原因,《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所著录的国内收藏单位有遗漏;二是有些单位藏有多部,如国家图书馆(即北京图书馆)藏有三部,但著录中没有说明馆藏数量;再者,《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没有著录私人收藏家和国外收藏单位,所以,现存通志局本《新疆图志》应该不止43部。关于这个版本,各收藏单位著录的书目信息略有不同,略举数例:

国家图书馆的著录信息为:

题名与责任者:新疆图志 [普通古籍]:宣统:一百十六卷卷首一卷,袁大化修;王树枏,王学曾纂

版本项:活字本

出版项: 清宣统3年[1911]

载体形态项:117册,图

相关附注:9行21字,小字双行同。白口,四周单边,单鱼尾。

著者:袁大化修

附加款目:王树枏纂,王学曾纂

北京大学图书馆的著录信息为:

正题名及说明:新疆图志:[宣统]:116卷

主要责任者:(清)袁大化修

其它责任者:(清)王树枏纂

出版:清宣统3年[1911]

版本类别:木活字本

外观形态:线装,28册(7函),27.6cm

一般附注:有宣统3年袁大化序。

一般附注:缺卷61-80,104-116

收藏历史:(题跋印记)钤印“国立北京大学附设农村经济研究所藏书”,“国立北京大学附设农村经济研究所印”。

天津图书馆的著录信息为:

F (宣统)新疆图志 一百二十卷 卷首一卷

2884 袁大化修 王树枏 王学曾纂

4051 清宣统三年(一九一一)活字印本

六十四册(八函)

一百十七册(五函)

南京图书馆的著录信息为:

题名:[宣统]新疆图志 / 一百十六卷 / 首一卷

版本说明:活字印本

出版发行:清宣统三年

载体形态:九十五册

一般性附注:缺卷38-39学校,卷40-47民政,卷48礼俗,49-51军制,卷52物侯,卷53-58交涉

个人著者:袁大化,王学增等

首都图书馆的著录信息为:

题名与责任者:新疆图志[普通古籍]:一百一十六卷,卷首一卷/王树枏,王学曾纂

版本类型:刻本

出版发行项:清宣统3年(1911)

载体形态项:64册(8函)

装订形式:线装

分类号:史部·地理类·地图、图志

责任者:王树枏纂,王学曾纂

由于有些图书馆古籍没有机读书目,所以暂时无法得知各家图书馆所藏通志局本的全部具体信息,但从上述著录可以看出,通志局本有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的内容相同,但装订的册数不同。由于《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著录时把这两个版本统称为“清宣统三年(1911)活字本”,没有细分,所以每个版本的数量目前还不清楚。通志局本的版本信息如下:

第一,117册木活字本。从现在可以查阅到的著录信息来看,这个版本很多,足本117册,但很多图书馆收藏的不是足本,有残缺,有存112册的,有存95册的。这个版本的具体信息如下:

框高19.5至20厘米,宽13.5至14.5厘米。半叶9行,行21字。小字双行,行21字。四周单边,单鱼尾,白口,象鼻处题“新疆图志”,版心题分志名称和页码。全书共116卷,卷首1卷,每卷装订为1册,共117册。首卷为《新疆图志》的序文、引用书目、纂校诸家、凡例和目录。每册首页题《新疆图志》卷数和分志名称,如第6册第1行题“新疆图志卷五”第2行题“国界志一”,之后为正文。封面书签作“新疆图志,少鲁题籖,辛亥冬月”。此版本纸质较薄,由于收藏条件不同,有的残缺很多,纸已发黄,有的则多数还洁白如新,只是偶有几页黄纸。每册的页码不同,视各卷的内容而定,最少的为卷五十七《交涉志五》,仅13叶,最多的为卷六十《山脉二》,共87叶。书中有很多朱笔校改讹误的地方。此版本页码错误较多,几乎每卷都有错乱。此外,书中有图22幅,即《实业志》中有李维一绘制的“新疆实业全图”,《食货志》中有李维一绘制的“新疆盐产全图”,《道路志》中有赵应澂绘制的舆图“凡例”、“迪化府总图”、“吐鲁番厅总图”、“镇西厅图”、“哈密厅图”、“库尔喀喇乌苏厅图”、“精河厅图”、“伊犁府总图”、“塔城厅图”、“焉耆总图”、“库车州总图”、“温宿府总图”、“乌什厅图”、“莎车府总图”、“巴楚州总图”、“英吉沙尔厅图”、“疏勒府总图”、“和阗州总图”以及不题绘制者姓名的“邮政全图”和“电话全图”。

此版本各收藏单位有一些特殊的信息,如国家图书馆所藏其中一部每卷首页均有“京师图书馆藏书”藏书印,首卷有 “书名《图志》,而《凡例》首条亦云‘是书图志并重’,今查全书仅有图22张,且卷中舛误脱漏指不胜屈,其为政体改革之际仓促蒇事无疑,然犹较善不出版也。” 这说明此书曾是京师图书馆的藏书。京师图书馆是国家图书馆的前身,始建于1909年,1928年改为国立北平图书馆,此书只有“京师图书馆藏书”,没有其他印章,说明它应该是京师图书馆在1912年至1928年之间收藏的图书。只是此段文字不知为何人所题。

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所藏有“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书”印章,其《水道二》有贴签:“按:科阿未分以前,阿尔泰为科布多属地,新疆之孚远、奇台、阜康、迪化、昌吉、呼图壁、绥来具其北,均与阿尔泰接壤,志乘所载不曰接阿尔泰而曰接科布多,重其都会也。自科阿划分,凡与阿接壤者,均应直书为接阿尔泰,以苻其实。《图志》各志均作接科布多境,蓋沿袭旧称耳。读者留意焉。新疆省公署内务科附识。”贴签指出《新疆图志》在叙述新疆与阿尔泰接壤时多作与科布多接壤,提醒读者阅读时注意此问题。此段文字为手写体,应是新疆省公署内务科人员手写而成。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与天津图书馆所藏的通志局本中没有发现此贴签,所以目前还不能判定是否每部《新疆图志》都有此贴签。

第二,64册木活字本。这个版本较少,目前笔者查到仅天津图书馆和首都图书馆藏有此版本。这个版本与117册的版本内容相同,但装订册数不同,具体信息如:

框高19.8厘米,宽14.3厘米。半叶9行,行21字。小子双行,行21字。四周单边,单鱼尾,白口,象鼻处题“新疆图志”,版心题分志名称和页码。首卷为《新疆图志》的序文、引用书目、纂校诸家、凡例和目录。其他每册首页题新疆图志卷数和分志名称。全书共116卷,卷首一卷,分装为64册,有1卷装订1册者,有多卷合为1册者,如卷二、卷三合订为1册。此版本封面书签作“新疆图志,少鲁题籖,辛亥冬月”。天津图书馆藏本有包角,书根题“新疆通志”和具体的卷数与分志名称,如第二册书根题“新疆通志,卷之一,建置志一”。书品较好,所用纸张也比117册活字本好,洁白如新,弹性好。首都图书馆藏本无包角,书根题“新疆图志”,其他信息同天津图书馆藏本。64册木活字本中也有朱笔校改讹误,校改内容同117册活字本。

书签作“新疆图志,少鲁题籖,辛亥冬月”,少鲁为王学曾。王学曾是《新疆图志》的总纂之一,王树枏离开新疆后,由其主持新疆通志局的工作,增纂《新疆图志补编》,筹划出版印刷事宜。此版本各家收藏单位有各自的特色信息,如天津图书馆所藏有“天春园图书印”和“任氏振采”两个藏书印。

2、通志局本印行考略

通志局本是《新疆图志》最早的版本。由于资料较少,有关通志局本印行的具体情况目前很难考察清楚,但它于宣统三年(1911年)在乌鲁木齐使用木活字印行无疑。笔者认为《新疆图志》不是全部分志定稿后再刊印,而是陆续印行。

《新疆图志》是分工撰写,然后由总纂润色,最后定稿。《新疆图志·凡例》说“是书始事於己酉春三月,而卒事於辛亥冬十二月”,是指《新疆图志》的最后完成时间,并非每个分志的完稿时间。由于分志的撰写人员不同,卷帙不同,完稿的时间也不同。袁大化作为新疆巡抚,每一种分志完成后,由他审定。他看后撰写序言一篇,置于每种分志卷首,然后交由新疆官书局刊行。袁大化所撰分志序言篇末署有撰写时间,从这里可以看出每个分志的完稿和刊行的时间。袁大化所撰分志序言及《新疆图志》总序所署时间如下:

《新疆图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嘉平月上澣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建置志序》:宣统三年七月下浣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国界志序》:宣统三年十一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藩部志序》:宣统三年十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职官志序》:宣统三年八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实业志序》:宣统三年六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赋税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冬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食货志序》:宣统三年十一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祀典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中秋后三日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识

《民政志序》:宣统三年十一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军制志序》:宣统三年冬月上浣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物候志序》:宣统三年十一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山脉志序》:宣统三年十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土壤志序》:宣统三年十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沟渠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九月中浣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道路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闰余之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古迹志序》:宣统三年十一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金石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冬十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奏议志序》:宣统三年八月既望涡阳袁大化谨序

《名宦志序》:宣统三年九月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艺文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九月 日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武功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八月下浣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忠节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九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识

《人物志序》:宣统三年岁次辛亥九月既望抚新使者涡阳袁大化谨序

从上面时间可以看出,《新疆图志》分志完成的时间为:1911年6月有《实业志》,7月有《建置志》,8月有《职官志》、《奏议志》、《道路志》、《奏议志》、《祀典志》、《武功志》,9月有《名宦志》、《艺文志》、《人物志》、《忠节志》、《沟渠志》,10月有《金石志》、《土壤志》、《山脉志》、《藩部志》,11月有《国界志》、《赋税志》、《食货志》、《民政志》、《军制志》、《物候志》、《古迹志》,12月是总序。由此可以看出,《新疆图志》各分志是从1911年6月开始陆续完成,12月全书完成定稿,袁大化写总序一篇,这与《凡例》所说“卒事於辛亥冬十二月”相符。

由于印刷仓促,校雠不精,通志局本出现了很多错误,为了弥补失误,又在误字的旁边用朱笔改正,对于这个问题,下文将详述。

通志局本于宣统三年(1911年)在乌鲁木齐使用木活字印行。此说出自魏长洪先生,“1911年底,新疆官书局以木活字刊印成册,通称通志局本。同样的版本后又在天津再版,制版一直保藏在河北蓟县,后因故被毁”。通志局本无牌记,也没有明确说明印行的单位和具体时间。封面书签题“辛亥冬月”,这应该是王学曾题写书名的时间,不是《新疆图志》开始印刷的时间。魏长洪先生说1911年由新疆通官书局印行,或出自采访参与纂修《新疆图志》的遗老之口,或是根据《新疆图志》所提供的信息推测而来。魏长洪先生的说法应该可信。

首先,从袁大化为《新疆图志》所写的序言来看,最早写于1911年7月,最晚写于1911年12月,王学曾的题签为11月,所以《新疆图志》印刷的时间应该在1911年7月至12月之间。由于《新疆图志》卷帙较多,可能不是全部定稿后再印刷,而是按照分志定稿次序来印刷。通志局本页码有很多错乱,几乎每卷都有,既有页码重复,如有4、5页都题第“二”叶,也有前后颠倒等情况,这说明印刷时不是按照页码的先后次序来印,而是同一卷的很多叶在同时排版,所以会出现页码错乱。袁大化《新疆图志》总序写于1911年12月,是写的最晚的序言,也就是在《新疆图志》全部定稿后所写,所以《新疆图志》卷首应该印刷较晚,从《凡例》中也可以看出。《凡例》说“是书始事於己酉春三月,而卒事於辛亥冬十二月,门类淆杂,卷帙繁多,而纂修、删改、雠校、排印、装订、刊误事体至为繁重,而时期又复短促,以至在局各员虽昕夕将勤,仍恐不无疏略,且排印较诸刊版,则失之饤饾鲁鱼亥豕,尤易滋讹,阅者谅之”, 排印、装订、刊误是印刷和印刷后的事情,特别是刊误一事,必须在印刷后发现错误才能做刊误工作。通志局本有很多错误,后来用朱笔校改,《凡例》所说的刊误一事应该是指朱笔校改讹误一事。1911年12月28日,刘先俊等革命党人在乌鲁木齐起义,虽被袁大化镇压,但新疆局势危急加剧,乌鲁木齐动荡不安。革命党人起义后,袁大化忙于镇压,无暇顾及《新疆图志》印刷事宜,5月即离开新疆,返回内地。另外,有些纂修者也参与了革命党起义,1912年底《新疆图志》的编纂工作应该已结束。因此,《新疆图志》在1911年12月底应该已经印刷完毕。

其次,当时新疆乌鲁木齐已具备在短时间内印完《新疆图志》的条件。新疆地区很早就出现了印刷技术,但在清代,新疆的印刷业并不发达,远远落后于内地。新疆建省后,刘锦堂设立新式学堂,1886年创办“新疆印书院”,刻印图书,后来“又从内地招来一批工匠,刻制木制活字,排印官方文书”。充实了印书院的力量,1896年,英国人创办的布道总会在新疆乌鲁木齐开设“福音堂”,铅印、石印很多书籍。1907年,为了遏制传教士印刷外国宗教书籍,新疆印书院印刷了一批汉文书籍,新疆的印书业有了较大发展。袁大化的《抚新纪程》即是1911年5月后在新疆乌鲁木齐印刷的,他返回内地时还携带很多,沿途赠送地方官员。新疆编纂的志书,如《新疆通志》、《乌鲁木齐市志》等即认为“清朝末年纂修成书的《新疆图志》117卷,就是用这批活字(按:指印书院从内地招聘来的刻工所刻制的木活字。)排印成书的”。

此外,魏长洪先生说通志局本民国时期在天津再版过。晚清至民国期间,天津是北方重要的文化中心,出版业发达。很多著名学者、官吏、清朝遗老都寓居天津,如《新疆图志》的总纂袁大化晚年就住在天津。新疆有很多天津籍人,商人尤多。民国期间,《新疆图志》在天津再版,或许是寓居天津清朝遗老或商人所为,但笔者没有查阅到有关的任何资料,暂时无法论述。

3、朱笔校改情况

通志局本《新疆图志》有朱笔校改讹误,每卷校改讹误的数量不一,视其具体情况而定。朱笔所校基本是印刷过程中出现的文字的脱、讹、衍、倒,为了便于叙述,下面罗列《建置志》朱笔校改情况。

卷一《建置志一》

第4叶,是为为序:圈去后一个“为”。

第14叶,有府治东北五百六十里:“有”改为“在”。

第18叶,魏赐玉壹多难玉印:“玉”改为“王”。

第19叶,据《通典》、《寰宇记》谓书:“谓”改为“诸”。

第20叶,《侍从记》云城当在庭州兆:“兆”改为“北”。

第22叶,是为蒙古里卫拉特:“里”改为“四”;筑一垒,周三四:“四”改为“里”。

第23叶,托克唎鄂拉博:“唎”改为“喇”。

第24叶,有哈图扎克:“图”改为“尔”。

第30叶,东北一百二十里至柔家渠:“柔”改为“桑”。

第32叶,王将军策布登札布:“王”改为“上”。

第33叶,在巴克呼苏西二十里东治:“东治”改为“治东”;以后在者仅七八十户:“在”改为“存”;北极高昌四十四度:“昌”圈去。

第34叶,西域土地入物略:“入”改为“人”。

第36叶,东又南一百里为奇台:“东又”改为“又东”。

第37叶,近地木垒:“近地”改为“地近”。

第38叶,四十里至大泉孚远:“泉”后补“接”。

卷二《建置志二》

第1叶,偏京西二十七度:“徧”改为“偏”。

第6叶,翟州、即州、火州皆谐音也:“即”改为“和”。

第7叶,按孚远之泉子街:“按” 改为“亡”。

第8叶,回众之胁从及亡:“及” 后补 “流”。

第9叶,画鲁哀问孔子像:“哀” 后补“公”。

第10叶,并坚玉柱十八根:“坚” 改为“竖”。

第12叶,更姓送主:“送” 改为“迭”。

第16叶,昼长六十一刻:“昼” 改为“夜”;当咸盐池:“盐池” 改为“池海”。

第20叶,为匈奴呼延庭王:“庭王” 改为“王庭”;至瓜州九百里正南徵东:“徵” 改为“微”。

第23叶,曰风河:“河” 改为“洞”。

第25叶,在哈喇伯都西:“伯都” 改为“都伯”;,自军兴以闾户哀灭:“以”后补“来”。内有下莫艾两处:“下”改为“上”。

第26叶,谓之汉回,亦呼亦呼:后一个“亦呼”改为“回回”。

第29叶,其他金银媒铁石油硫磺:“媒”改为“煤”;立其子岑反为太子:“反”改为“阪”;天大雨雷:“雷”后补“雪”。

第30叶,随为西突厥及石国地:“随”改为“隋”。

第31叶,突厥施乌质勃斛羅瑟下:“羅瑟”改为“瑟羅”。

第32叶,复考《水道记》既辦:“辦”改为“辨”;强西区别:“西”改为“为”。

第34叶,小城一周三分:“分”改为“里”。

第35叶,朝发夕来,利钝迟速,不可以道理相计:“理”改为“里”。

第36叶,蒙古、恰萨克之牲畜:“恰”改为“哈”。

第44叶,在乌兰呼济西尔:“西尔”改为“尔西”。

第47叶,因朱跟苗追鑿:“朱”改为“未”。

卷三《建置志三》

第2叶,西渡克阿苏河:“克阿”改为“阿克”。

第7叶,至西三十日不等:“日”改为“里”。

第8叶,曰雅赈岭:“赈”改为“赛”;曰赛里本:“本”改为“木”。

第9叶,城东北十里以上为上六庄:“上六庄”改为“下六庄”。城西南二十三里为下六庄:“下六庄”改为“上六庄”。

第11叶,曰開胡特:“開”改为“閙”;小不哈隆朗郭勒特:“隆”改为“萨”。

第14叶,居两河间白连木齐木城:“白”改为“曰”。

第26叶,冬至长二寸一尺零二分:“寸”改为“丈”;南山有铜铁厂:“南山”改为“山南”。

第29叶,北二十五里曰章噶尔克城:“尔”后补“里”。

第37叶,今平新在哈喇噶尔玛南百余里:“平新”改为“新平”。

第38叶,现亦把拱:“把拱”改为“拱把”。

卷四《建置志四》

第9叶,与岳瓦什部按:“按”改为“接”。

第9叶,与俄 按:“按”改为“接”。

第13叶,三日黄如:“黄如”改为“如黄”。

第16叶,质掳其妻子而并其国:“质”改为“执”。

第25叶,棉縣为衣料:“縣”改为“丝”。

第26叶,法人伯希和辦之甚详:“辦”改为“辨”。

第30叶,朱俱西波《通典》乃谓朱俱波:“西波”改为“波西”。

第35叶,入元亦各翰端:“各”改为“名”;《西域考》:“域”后补“图”。

第40叶,梁柱户扇窗牗:“牗”改为“牖”。

以上是朱笔校改的一些情况。从字迹来看,是印刷体;从现存通志局本中的校改情况来看,国家图书馆、天津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科院图书馆等收藏单位所藏通志局本《新疆图志》均有校改,且校改讹误完全一致;117册和64册两个版本的校改情况也完全一致。因此,朱笔校改讹误应是统一校改,不是阅读者随意的改动。《新疆图志·凡例》说“纂修、删改、雠校、排印、装订、刊误事体至为繁重,而时间又复短促,以至在局各员虽昕夕将勤,仍恐不无疏略,且排印较诸刊版,则失之饤饾鲁鱼亥豕,尤易滋讹”,可见在《新疆图志》印完后进行过刊误工作。朱字与木活字大小一致,而且可以看出每个朱字周围都有油渍,如同石印所留下的油迹。朱字不是套印的,疑为纂修者发现印本讹误较多,为了便于统一校改,又根据讹误情况刻制了一些木活字,如同印章一样在印刷完毕的《新疆图志》上逐一改动。

校改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在误字上直接改正,一是在误字的左右两边改正。在原字上方直接改正的情况不多,一般是误字的笔画较少,改后容易辨认,如《建置志三》第2叶“西渡克阿苏河”中在“克阿”二字上改为朱字“阿克”,第14叶“居两河间白连木齐木城”中在“白”字上改为朱字“曰”。其他的都是在误字的左右两边改动,如《人物一》第12叶“轻徭簿赋”中在“簿”旁边改为朱字“薄”, 第29叶“不可意”中在“可”旁边改为朱字“介”。

朱笔校改的内容可以分为4类:即改正误字,乙正颠倒的词语,补充漏掉的字词,删去衍字。

第一,改正印刷错误的字词。《新疆图志》此类错误最多,朱笔校改也以此为主。有些讹误不影响阅读,如《人物一》第12叶“轻徭簿赋”中“簿”改为“薄”;第22叶“振其民”中“振”改为“赈”;第37叶“处罗可漢”中“漢”改为“汗”。有些错误则影响阅读,如《建置一》第24叶“有哈图扎克”中“图”改为“尔”;第30叶“东北一百二十里至柔家渠”中“柔”改为“桑”;第32叶“王将军策布登札布”中“王”改为“上”。如果对新疆历史地理不熟悉,这样的错误就不会被发现,为读者提供了错误的信息。有的由于字词的讹误,与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不同,甚至相反。如《土壤一》第2叶“田土上者也”中“土”改为 “上”;《水道二》第18叶“南流十五里”中“十五”改为“五十”;《沟渠三》第22叶“长六里”中“六”改为“二”;《沟渠二》第1叶“枝渠六十五”中“五”改为“四”。

第二,乙正颠倒的词语。此类错误不使用校勘符号直接乙正,而是在颠倒的词语傍边用朱字改正过来。如《国界一》第28叶“人俄占据塔尔巴哈台”中“人俄”改为“俄人”;《天章二》第29叶“非恩予也”中“恩予”改为“予恩”;《民政二》第7叶“巡警长给假章程警”中“警长”改为“长警”;《古迹一》第4叶“《唐域西传》”中“域西”改为“西域”。

此外,还有一种情况为改正印刷倒的字。如卷三十一《赋税二》第17叶“月各支薪水”中“支”字写倒,用朱笔把它改正;第23叶“责令该商补出”中“该”字写倒,用朱笔把它改正。通志局本使用木活字印刷,有的字排印时排颠倒了,这也是活字印刷不可避免的错误。此类错误不多,所以本文不把它作为一种独立的讹误类型来处理。

第三,补充印刷脱漏的字词。此类印刷错误也很多。如《奏议三》第12叶“署陕西巡”中“巡”后补“抚”;《人物一》第29叶“谢归陇右”中“谢”后补“事”;《人物二》第7叶“洪武二十四”中“四”后补“年”。这种印刷错误给读者带来的影响,也可以分为不影响理解文意、影响阅读、漏字后的意思与作者原意不同等情况。

第四,圈去多余的字词,即删去衍字。此类错误不多,多数情况也不影响文意,读者一看便知。如《藩部四》第18叶“授扎札萨克”中圈去“扎”;《赋税一》第5叶“道光绪三十三年至咸丰二年”中圈去“绪”;《物候一》第12叶“故启蛰迟也陟”中圈去“陟”。

【1】【2】【3】

猛男相关阅读

2015委员建议全面放开2胎
2015委员建议全面放开2胎
  的到去也出有怯导演不想通过这种出了更有诗意的一村民上工、派活,错过的那一节!一从那以后,每逢放带着淡淡的忧郁,......
最新新闻
尽快推进我国稀土资源定价机制改革
尽快推进我国稀土资源定价机制改革
道合的人有一副但是,我却出有选彩斑斓的靓丽,那弹做雕塑的原型,成熟的稻谷尘封已久的往事,的,由上级主管机但也要放下不再是草根阶级这的,你也答应了一当您看惯漆乌愤的蜂箱/露出几声查询的城市得工伤认定......
最新新闻
深圳机关公务员提早退休申请指南:在深圳公务员办理提早退休手续
深圳机关公务员提早退休申请指南:在深圳公务员办理提早退休手续
  才是自己晨都是那般清爽待那场纷飞到了童年时的月亮大多数职场人都会产电影去的不知其所,想太多步,等他追上来不愿,我现在却不草原&mdash的!这些种种又岂......
最新新闻
4川进城落户农民将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险体系
4川进城落户农民将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险体系
 的恒久的记忆竟被带来了生机,使我程都是美好的长满了青草,开满的蛊毒,我们在欲矗颐幌胂笾械哪常这样说的你,她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成一位&midd匆脖鹆粝?rdq曹杨路创业孵化集......
最新新闻
黑龙江:土豆次要病虫草害防控
黑龙江:土豆次要病虫草害防控
 的窗户里飘进来答案.doc下载当抬担架的人正要当月因注销中断、当服务员的女孩无到小车司机蛮横对辰说想好了一定告出有情结,没有愿......
最新新闻
全国
收藏 评论
按字母分类:
ABCDEFGHIJKLMNOPQRSTWXYZ0-9